Community Church

教會元首,基督君王 -- 楊俊強先生

今年十月至十一月,發展局轄下的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舉辦了一個名為「古蹟周遊樂2014」的活動,把一些屬於法定古蹟或歷史建築的教堂(天主教、基督教)和廟宇列入名單,開放給遊人參觀。一些地方更會提供導賞服務,遊人在觀光覽勝之餘,亦可以吸收一些歷史知識。香港聖公會的三個座堂,即聖約翰座堂(法定古蹟)、聖三一座堂(二級歷史建築)和諸聖座堂(三級歷史建築),以及位於香港島的聖馬利亞堂(一級歷史建築)皆在名單之列。十一月八日,適逢小學舉辦嘉年華會,當天筆者就帶領幾名學生分別到諸聖和本堂參觀。

有關本堂的事蹟,大家知之甚詳,今次筆者想集中介紹諸聖座堂。本堂在1890年成立,而諸聖堂比我們晚一年,即1891年在油麻地官涌設立佈道所。後來經歷兩次搬遷,1922年,由曾紀岳會吏長向政府申請撥地興建新堂,也就是現時諸聖座堂位於染布房街的建築。日佔時期,教堂被徵用為官員議事和住宿的地方,崇拜被迫改在聖安德烈堂舉行。香港重光以後,擴建了副堂和牧師宿舍,諸聖中、小學和幼稚園亦陸續招生。2010年,諸聖堂成為西九龍教區主教座堂,為此,諸聖進行了大型維修工程,包括重蓋教堂屋頂及安裝彩繪玻璃窗等等。

諸聖的經歷,不論在建堂、搬遷、日佔、辦學、升格、維修等各方面,大家是否似曾相識呢?當我一面參觀,一面聽諸聖的導賞員講解的時候,心裏就不期然想起三一也是走過這一段道路。筆者受洗加入三一的日子雖不算短,但相比起教會124年的歷史,在歷代先哲先賢面前,也不過如滄海中之一粟。人的確是很渺小,教會在一百多年來,一定會面對不少風浪。記得牧師和一些教會前輩曾經提及,在日佔時期,要保護教會的任務十分艱巨;興建白普理和百年樓的時候,財政出現不少困難。使人不禁要問:教會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呢?

今天的書信經課提到,基督耶穌超越了死亡,為教會作萬有之首。我們知道,「教會」不單是一座建築物,亦是基督徒群體生活的團契。所謂:「錢的問題並不是問題」,教會如遇財政困難,只要集眾人之力去應對,問題便不難解決。但若教會出現了分裂,禍根在於人,問題便複雜得多了。以人的力量去解決人的問題,可說是緣木求魚。保羅提醒我們,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基督是教會的元首。教會的每一份子,都要盡忠完成祂的旨意,頌揚祂榮耀的名。基督君王,是萬國的統治者,是審判萬民之主,我們都要服膺於基督之下。每星期的崇拜中,必然要在上主面前謙恭認罪,反省自己的過錯。假若我們時刻以基督的事為念,教會自然興旺,社會定必太平。

延伸閱讀

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後,英國聖公會隨即派遣史丹頓牧師(Rev. Vincent John Stanton)來港,1849年正式成立維多利亞教區,是其中一個早年在香港建立教會的宗派。很多教會都會撰寫堂史,見證教會在香港的發展,部分堂史更已出版成書,公開發售。就筆者所知,有下列數本:

1. 邢福增、劉紹麟《天國.龍城-香港聖公會聖三一堂史(1890-2009)》(香港: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2010).

2. 周佳榮、黃文江《香港聖公會聖保羅堂百年史》(香港:中華書局,2013).

Wolfendale, Stuart(2013) “Imperial to International: A History of St. John’s Cathedral,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