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unity Church

聖三一堂史略

有關本堂歷史的文字記錄,因戰亂已散失無存,實已無法準確敍述。現根據以往堂慶特刊的資料,和近年的大事記要,寫成本文,好讓教友們也能知道本堂歷史的一鱗半爪,共同黽勉,今後在本堂事工上,群策群力,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第一次建堂

一八九零年一位聖士提反堂的教友顧啟德先生,他原是一位教師,退休後 很熱心傳福音的工作。他和他的夫人以家庭作聚會所,就在九龍城開始佈道。他們在西差會傳教士范女士的協助下,又在聖士提反堂主任鄺日修牧師的領導下,教友 漸多。就在這年的七月十五日,鄺牧師為第一位領洗者黃培妹女士在聖士提反堂施洗。這時有任作君先生、蕭壽先生、林懷光先生等,都是熱心而能幹的教友。大家 都覺得顧先生的石屋已不敷應用,於是向政府申請得宋王台山腳下一小塊地方,興建聖殿。經過一番艱苦努力,一所足容百餘人的莊嚴聖殿,於一九零二年建成,由 顧先生主理堂務。回顧聚會所開始的日子,至此已逾十年了。

第二次建堂

一九零三年春,鄺牧師在聖士提反堂退休,本堂請他主理堂務,成為本堂的首任牧師。來 但不到一年,香港政府為要在宋王台山下建一公園,須收回本堂地段,願意補償 建築費二千元,並以山上維多利亞女校側一塊面積較大的地方作為交換,於是第二次建堂又要進行了。在新堂沒有建成之前,只好借用維多利亞女校來舉行崇拜。又經過一番努力籌募,克服重重困難,憑第一次建堂經驗,及無比堅強的信心,這群熱心的信徒,又以完成一所可

容 三百餘人的聖三一堂來榮耀上帝。這所新聖殿於一九零五建成,請霍約瑟會督主持啟用禮。嗣後堂務發展甚速,其間曾向政府用九龍城內廟宇和衙署,修建為「天國 救道堂」和「天國學校」。救道堂可容百多人聚會,每星期三晚有祈禱會,採佈道形式,歡迎坊眾參加。每年農曆正月初一至初八日,舉行連續性的佈道會,陳乃文 先生、鄺更生先生、李應標牧師都是佈道會的負責人。天國學校規模雖小,但培養了不少教會的前輩,如江之永牧師、吳建中先生、梁葵先生、蕭英麟先生等,都是 早期的學生。在救道堂附近,又設立了免

費藥局,為貧苦病人服務。鄺牧師更於一九零三年向政府申請得九龍城寨山後之斜坡闢作墳場,直至香港基督教聯會成立後,才交聯會管理。一九零六年又建成廣蔭老人院,後因擴大收容老人,才移交基督教聯會管理。這些都是前人所作的善工,很值得我們懷想和勉勵。

第三次建堂

一九二一年,鄺日修牧師魂返天家。次年,諸聖堂主任李求恩牧師兼任本堂牧師,林懷光先生擔任助理傳道。及後李牧師調任聖士提反堂,本堂堂務便請諸聖堂主任曾紀岳牧師兼理。至於傳道人之職務,林懷光先生之後,有吳錦堂先生及陳乃文先生,而以陳先生服務最久,歷十四年,直至一九三五年李應標牧師為本堂主任時,才告退休。此後亦不再設傳道之職。

一九三六年,港府計劃將本堂及維多利亞女校所在之山丘削平,作為城巿的發展,於是撥出現在的堂址交換,並補償拆遷費一萬二千七百元。因此,本堂教友又要 為第三次建堂而努力。當時估計建築費最少要三萬五千元,不足之數頗大;他們憑著信心,立刻成立建堂委員會,展開籌建工作。新堂圖則由吳建中先生設計,採用 中國建築物的形式。當時的建堂委員,有曾紀岳會吏長(主席)、李求恩會吏長、曹思晃牧師、李應標牧師、陳乃文先生(書記)、張榮舉先生、黃茂林先生、胡爾 棟先生(正司庫)、蕭英麟先生(副司庫)、梁榮耀先生、李蔚蘆先生、馬永燦夫人、吳建中先生、陳劉桂生女士、黃馬可先生。在外埠的委員,有莫壽增會督,白 烈士會吏長,江之永牧師,疏吉蓮姑娘,何理士姑娘。六月動工,十一月廿一日由莫壽增會督主持奠基禮。基石之下,有一個玻璃瓶,裏面藏有蕭英麟先生所寫的堂 吏,及當日奠基禮的講辭,和報上登載有關本堂的新聞。

建築新堂為期一年,這時舊堂已經拆卸,教友們便在天國救道堂崇拜。其間曾先後舉辦了三次大規模的音樂會,共籌得九千元。一九三七年夏,新堂建成,七月四日 啟用。一九三八年八月卅一日晚上舉行祝聖禮,由何明華會督,莫壽增會督主禮。恰巧這天港粵教區會議在協恩學校舉行,港粵兩地代表,於會議後參加本堂祝聖 禮,冠蓋雲集,極一時之盛。

新堂由開山填地,以至充實堂內設備,全部需款約四萬元。除了上述的籌募方式外,還舉辦過三次賣物會。上帝的恩典,沛降於本堂,使本堂每歷一次變遷,都有更優美,更宏偉的面貌。我們除了懂得竭力奉獻外,還須常存感恩的心感謝上帝。

日軍盤據

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本堂被日軍佔用,教友逃難四散,堂務全部停頓。教堂的設備,可搬動的,或存於教友家中,或存於老人院內。堂中雜草叢生,窗門破毁。 附近房舍,或受戰火摧殘,或被日軍拆卸,早已蕩然無存,獨本堂得神看顧,仍然屹立不動,也可說是神蹟了。一九四五年戰事結束,本堂內的日軍還未撤去,梁榮 耀先生受曾紀岳會吏長之託,進入堂內檢點各物,以免再遭破壞,後來更留居看守。當時本堂是監禁日虜之所,梁先生並叫日人除去雜草,四處打掃清潔,至年底聖 誕節,便恢復崇拜。經過數年黑暗的日子,聖殿中才再聽到讚美的歌聲。

小學和中學的完成

堂務恢復初期,教區還沒有委派牧師到本堂主理,曾貫宜醫生負擔了大部份的堂務責任。主日施聖餐則由曾會吏長或李求恩會吏長主持,直到一九四六年,教區才委派列蒲祐牧師為本堂主任。同年恢復了值理會。

一九四八年牧區議會通過籌辦聖三一堂小學及幼稚園,先向教區借款五萬元,再加上教友的捐款,建費不大成問題,立刻向政府申請撥地。一九四九年建成部分校 舍,開始招生上課。一九五零年列牧師北上廣州,堂主任由周夢秋牧師繼任。這時教友日多,舉行了幾次賣物會籌款,又向政府免息貨款十萬元,於是全部校舍、副 堂和牧師住宅的建築費都獲得解決。各項工程繼續進行,至一九五五年才全部完成。這年李應標牧師接任堂牧,繼續籌款還債,和添置設備。

一九六零年彭恩昌牧師接任為本堂主任。堂務校務都蓬勃發展,所負債務全部清還。一九六二年十月廿八日,由何明華會督主持副堂奉獻禮。一九六四年秋至一九六五年夏,彭牧師赴英考察,教區派劉允牧師為署理堂主任。

一九六七年五月三日,彭牧師調任加拿大溫哥華牧愛堂主任,由劉堅持牧師暫理堂務。後教區委派黃羨雲會吏為本堂主任;次年,復派曾繼才會吏為本堂助理。一 九六八年牧區議會通過,籌辦聖三一堂英文中學,接受政府津貼。公推區煒森先生為籌建中學委員會主席,及委員十四人,推動建校工作。六九年八月卅一日,籌建 中學募捐運動出發,白約翰會督親臨主持授旗典禮。

一九七六年,黃羨雲牧師調任聖多馬堂主任,謝博文牧師奉教區委派為本堂第十位牧師。謝牧師對堂務的發展,推進不遺餘力。一方面繼續建中學,一方面加強聖 堂建設。一九七八年,中學借用小學課室正式開課。一九七九年完成聖殿的隔聲設備,及全堂與小學幼稚園的冷氣裝置,讓全體教友,能在寧靜涼快的環境中敬拜上 帝。一九八零年中學校舍全部建築完成,六月一日由白約翰會督主持奉獻禮。

中學的建成,中間經過無數波折,單以校址而論,港府就曾三易其地,幾經爭取,才定於何文田孝民街。更因港幣眨值,百物騰貴,建費由預算百餘萬元增至八百餘萬 元,可見過程艱巨。回溯開始籌建以至完成,已歷十二年歲月,最初的籌建委員會主席區煒森先生和委員李賢堯先生都先後魂返天國,能不使人慨嘆!籌委會第二位 主席是朱文偉先生,他於一九七一年就職,委員亦略有變更,幸賴上帝恩祐,畢竟完成了締建中學的任務,使本堂除了傳福音外,教育方面,有一個由幼稚園、小學 而至中學的完整體系。

白普理中心之建成

本堂的籃球場側,有三數間小石屋,原是員工的居所;還有一些空地,沒有實際的用途。謝博文法政牧師覺得這塊土地,不加以使用頗為可惜,因此提議籌建一座 新廈,供作幼稚園、辦公室、福利中心和牧宅之用。這提議在一九八一年十月廿五日的牧區議會通過,並委聘伍秉堅則師樓張裕邦則師專責圖則的工作。

接著便是修改地契和進行籌款。籌委會主席為朱文偉先生。八一年十一月廿八日,傳播團契公演大型古裝宗教劇「武陵人」,籌得壹萬餘元。八二年一月底,匯豐 銀行白普理基金會答允捐助四百萬元,因此新廈定名為「聖三一白普理中心」。八二年八月廿八日(九十二周年堂慶)舉行動土禮。十月二日青年部舉辦電影籌款, 在海運戲院選映名片「梅花」,共籌得款項達二萬六千餘元。十二月廿七日本堂在愛民邨舉辦百萬行,鄺廣傑主教、政務司鍾逸傑、匯豐銀行文思先生亦贊助及參加 步行,共籌得近二十萬元。加上教友不斷的熱心奉獻,建費已籌備就緒,聖三一白普理中心便在八三年四月三日舉行奠基禮,八月廿七日(九十三周年堂慶)舉行平 頂禮。

一九八三年三月一日聘請本堂教友陳恩帔女士為本堂小學、幼稚園及新辦的中心幼稚園之總校長。陳校長在任期間,建樹良多,中心幼稚園的聲譽,蜚聲遠近。後因陳校長移居外國,遂於一九八八年九月一日另聘高俊鎮先生繼任校長之職。

八四年六月十七日(聖三一主日)白普理中心舉行開幕禮,恭請鄺廣傑主教主持奉獻禮。這幢新廈的各種用途,以後都先後實現。最後啟用的是聖三一堂社會服務中心,在八九年八月一日才正式投入服務。

白普理中心建成不久,謝博文法政牧師因接任加拿大多倫多聖約翰聖馬太堂主任,便於八四年八月十三日舉家遷往加拿大,堂務由周伯明牧師暫代。本堂第十一任 堂主任陳衍昌牧師於一九八四年九月一日到任,而周牧師亦於此時奉調基愛堂主任,並於八五年七月十六日再調回本堂為助理聖品。

白普理中心由於修改地契,須補地價數十萬元,本堂一直未能繳付。幸於八四年十二月九日牧區議會開會時,鄺主教親臨致訓,並宣佈由主教基金撥出款項,代本堂向港府清付六十九萬元地價,解決本堂的財政危機。

 

重建副堂

由 於本堂的副堂已非常殘舊,設備亦不敷應用,於是在八六年六月十四日牧區議會通過重建副堂,並擴建為百周年大樓,用以慶賀本堂一百周年堂慶,感謝上主鴻恩。 籌委會主席為陳宗抗先生。八七年九月十七日舉行第一次籌建會議,繼而展開籌募的行動。八八年二月七日,舉行羽毛球籌款挑戰賽,由本堂女子羽毛球單打冠軍戴 德麗小姐對陳衍昌牧師,賽果為陳牧師以二比一獲勝,籌得款項二萬六千元。同年四月三日舉行感恩嘉年華會,籌得捐款四萬八千元。在教友努力募捐的過程中,得 悉白普理基金會答允捐助五百萬元;及後再獲得曾肇添家族慨捐壹百伍十萬元,作為新副堂中一所新幼稚園 - 曾肇添幼稚園的建費,給教友們極大的鼓舞。新副堂在一九八九年七月廿八日動土。在建 築期中,張裕邦則師和周家全先生都曾有很大的幫助。曾肇添幼稚園於八九年五月七日獲教育署批准註冊;九月一日借用中心幼稚園課室開課。一九九零年十二月十 六日百周年堂慶時,恭請鄺廣傑主教為這座百周年紀念大樓及曾肇添幼稚園主持奉獻禮。全堂教友都抱著感恩的心情參加這盛大的慶典。

重建小學

小學校舍已使用四十餘年,頗為殘舊;況且學生漸多,不敷應用。一九九四年二月十七日校董會會議通過重建校舍計劃,按本堂的經濟能力,分兩期進行。同年二月二 十日牧區議會通過接納重建計劃,繼而呼籲教友及學生家長捐款。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九日舉辦步行籌款,反應熱烈。一九九七年四月拆卸部分舊校舍;六月一日舉行 動土禮;七月進行打樁;十一月三十日舉行奠基禮。一九九八年八月第一期新校舍建築完成;十二月二十日校慶感恩崇拜與新校舍啟用禮同時舉行。第二期校舍於二 千年十月展開重建工程,二零零二年工程完成,同年十二月一日舉行校舍奉獻禮。

(本文錄自[一百一十周年堂慶特刊])